推倒重来的博客,程序依旧是 wordpress,内容依旧是自己的生活,只是不再转载无聊文章,也不再瞎折腾。

旧的文章存档在两处:Bloger.comwordpress.com,图片暂存在又拍,可能不会永久保留。

再见,过去的 6 年。

祝 JIBA.ME 有个好去处。

JI8.ME 既然无人收留,那还是自己用吧。


过去的双十一,只在考拉下了一单花王纸尿裤,其实也和日常促销差不多。

并不是不想入马云的场,只是因为穷,大写的穷。

二宝出生后,开销巨大,生活拮据,开不了源,节不了流,只能熬着。


女儿一岁七个月了,越来越可爱,也越来越贴心。从国庆时开始断奶,至今奶瘾巨大,没事就掀衣服,只好物理隔离,晚上由俺带着睡。

每晚睡前搂着脖子聊天,咿咿呀呀学说话,教她认自己的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嘴巴、肚子、手手、脚脚,每次说到屁屁的时候,就笑个不停。

也学数数,一……二,二……二,三……五,三……五,三……三,四……五,四……五,五……五。最喜欢说二和五,得反复带才肯数别的数,特有主见。

媳妇说,你的朋友圈全是女儿,多久没有出现过儿子了。


儿子上了二年级,跟弹簧似的,成绩忽高忽低,一次考得好,然后尾巴翘,然后不认真学习,然后考得差,然后挨揍,然后用功,然后考得好。陷入死循环了。

和一年级时相比,最大的进步是放学后自觉写作业了,虽然也磨蹭,但比一年级的效率已经高了 100 倍,再也不用把一个小时能完成的作业熬到半夜十二点。

有了女儿,对儿子的关注明显少了太多。

如何合理分配有限的爱,这是个问题。


(配图来自 Google Doodles: November 12, 2018 Hind Rostom's 87th Birthday)